网站首页 > 家畜养殖 > 文章列表
穿山甲养殖注册
  • 明朝名gay张岱的那些事儿
  • 发布日期:2019-06-11

明朝名gay张岱的那些事儿

  世家子弟,身世就是他们的墓志铭。

  他们活的任性,多情,敏感。

  他们的情感世界易碎。

  他们的人生开局是喜剧,落幕时都是悲剧。

  张岱的爱人就是他自己,天下女人都是他的妾。

  几百年了,张岱优雅的姿势蜕变成了葛优瘫。   当年的华丽上落了灰尘,都没精力去掸去,隔着年头看上去阴阴暗暗像是揉皱的时光。   据说,《红楼梦》中的贾宝玉就是张岱。

  张岱是否知道,五百年以后有位叫章诒和的女人说,若生在明清年代,嫁人就嫁给张岱。

名人的一句戏言,张岱又火了一次。

  在这之前不知道张岱是何许人。   戏言很多时候都是无意中的真话。

章诒和的文字很清澈,人看上去有些浑浊。

仔细看了章诒和的经历,也仔细看了张岱的历史,这不是戏言,是章诒和把自己经历的利息,用这句话存放在张岱的历史里。 他们有同样的历史经历,他俩有同一张是惺惺相惜的历史存单。

  张岱是嘴里含着金钥匙出生的,他的祖上都是富贵人家,读书人家,谓之书香门第。

  他是世家子弟。   世家出身的玩家张岱是个浪荡子,他爱幽深翠绿华丽的庭院,眼神波俏的丫环,歌舞升平的繁花,水波荡意的少年,顾盼生辉的美少女,华丽富贵的衣裳,白马扬鬃的哒哒声,烟花在幽蓝的夜空中绽放;还有梨园歌舞,紫檀架上的古物,雪白的手破开金黄的橘子,新绿的茶叶在白水中缓缓展开。

  张岱到底爱什么,他爱坐在云端上,想象梦中的美景,美人,美食,美物。

  他爱所有不沾地气的美。

  出生在世家,真好。 一切都早早摆在那里。

  所以,张岱就在脂粉堆里打滚。

滚一身才情,一身才华,一身任性。

不用刻意,一切都在自然中学会了。

熟练了。   他们的家世几乎就是他们的入世的大树,他们活在树上的金枝玉叶,在身世的大树上,他们是王孙公子。 他们只管活着,就是全部的人生。

  有了很多时间去读张岱。

越读越觉得他是一个无用而有趣的人。 这样的人,爱天下所有美人,可是,仅仅就是爱而已。 与情没有半点关系。   读书人白天写字。

晚上阅读,因为晚上是做梦的时间,在梦中阅读某个人,某部作品,某个片段,就会产生很多白天想不到的场景出现。

而夜晚,很容易让那些梦幻的东西有机会在黑夜里现身。 而白日的的亮会吓跑那些梦幻的。

  有一次,是八月十五的晚上,听说北岛来了要参加一个诗歌朗诵会,在湖边。

那晚,云彩很绅士,全部知趣的走了,月亮很干净,亮晃晃的在天上悬着,等着诗人们赞美。

  那晚,想看北岛长相的人比看月亮的人多。 湖面上有几只小船在月光的影子里晃动,原本很好看的。

可是,现代人土豪式的浪漫杀死了那夜的风景。   原本寂静的夜晚,原本婀娜的湖边,有人在湖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装上射灯,那些灯光像极了四个方向交错在一起的匕首,硬生生的扎向湖心。   那个夜晚,麦克风里传来的高亢的带有戾气的朗诵声,让我心碎。

  此时,想起张岱。

  于是,就觉得张岱一直活在富贵的废墟里。   那些温存,那些无穷尽的梦幻,那些华丽的皱纹,那些脆弱的才华,都碎了,圆圆的像那晚的月亮。

  张岱的前半生就在这样的华丽的废墟里牛逼的活着。

  活的文字哗啦啦的冒着热气,烫人。   活的直白,真实,连皱纹都是那么华丽。   张岱的上半截子人生交给了下半截子。   一下子,成了大明的遗民。   在大明,世家有才华的孩子都是清水里的荷花,凭借家世才华浪得虚名,气的鬼魂窃笑,赖的文字艺术山枯水干。

  往往,精神世界的名士,就成了现实世界的废人。   张岱曾经说,“人无癖,不可与交,以其无深情也;人无疵,不可与交,以其无真气也。

”  张岱的深情,真气,在冷酷的朝代变幻里,生锈了。

  家世,易荣也易枯。

  如果此生还能活着问一声张岱,章诒和向你求爱,你答应吗。

  就足够了。

穿山甲养殖下载
  • 穿山甲养殖首页
  • 穿山甲养殖IOS
  • 穿山甲养殖安卓